我狰狞的眼神

我来讲个故事给你听。

今晚的快乐源泉。
出处暂不明,有知道的话会备注一下。

-沉迷截图
沉迷表情包
沉迷王子的颜艺
……
我真的是丧心病狂。

沉迷于制作表情包无法自拔
妈鸭
甜炸

永远不追番永远在补翻

自制表情包,截图画质渣,慎点。但这无法阻挡王子成为我快乐的源泉蛤蛤蛤蛤蛤,每次看到他就仿佛看到了自己,迈着僵尸步伐去体测,噗。

人生大憾二傻子

模模糊糊的,似乎好像是在2016年,或者更早,有一个现象逐渐伴随着我。

我敢说,这种渐渐黏糊的程度不亚于每天早晨我妈自制五谷豆浆出来的效果还要更进一步。

是什么呢?
没错,之前曾经感慨过的,错过。

举个例子。

当我知道《龙族》这本书并为之如痴如狂的时候,路明非衰小孩的故事早就红了三四年了。

当我知道世上原来曾经有过《九州志》这种东西有过“九州”这种宏图时,《九州志》准备停刊,宏图早就离散。

当我踏入hp这个圈子沉浸在无数同人文里无可自拔时,那些写出佳作的大大们早已离开这个坑转战各自其它领域,她们作品的时间永远的停留在同一时间我还在读小学六年级的时候。

当我发现原来还有“兄弟连”“太平洋战争”这样的精品英剧,启发了我更深厚的想要去切实了解二战历史背景的兴趣,并大肆搜罗相关书籍或者偏于YY的同人文时,入圈的黄金期早就过了。

当我看yes,minister看的不亦乐乎懵懵懂懂学到又没学到什么的时候,知乎上关于这个剧精细的讲解离我看剧时间相差十万八千里。

当我因为今年的世界杯而对足球感兴趣,然后迷上了这些或那些球员,并试图去了解球队、积分、欧洲杯这种对于我来说天方夜谭的东西时,我发现貌似隐约喜欢的卡卡退役了,c罗也离开皇马,罗伊斯……

我承认作为颜狗的我有罪,伪腐女瞎yy我有罪。

但8102年迈入criska这个万年be老坑是多么多么多么让人绝望。

现在,新的一年,新的一天,当我看skam,迷上女神,小天使,eva,对这部剧欲罢不能(哦这个词又出现了)时,我看了看时间,发现……
……
又一次没有跟上步伐,虽然差的时间不多。
但又一次没有跟上跟上跟上!!!

就不提喜欢的大大出定制当我发现时正好是结束的第二天这种更让人闹心的事了。

skam这部剧离我多近啊,为啥为啥为啥我去年前年大前年没听说过!!

不过也好。
8102年我看时,已经完结了,往好处想我不用等更了。

但我又吃了一次冷饭。
嗯。
我多希望能够与时俱进啊。

怨念。

-
不过!!

我这次居然跟上大部队了哈哈哈哈哈!

没错,skam的各种翻拍,好吧,这里单指意版。

还有没出的荷兰版西班牙版没准还有瑞典版……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开心得像个三岁大傻纸。

意呆利哦意呆利,里面的edo简直越看越萌(哈哈哈居然是萌不是帅我的用词很诡异),女神,你只要不要笑得太猖狂也是很美的,嗯。

ps我居然get到里面的slivia的美了。
其实小姑娘挺好看的。

或者说五美都不错。

就是sanna有时候说话急忙忙的,感觉不如原版有种自内而外的淡定!

包治百病板蓝根

舒裴小的时候不喜欢睡午觉,她不明白大人们为什么吃完午饭看完今日说法聊了会儿天后会去睡觉。

而且睡午觉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

睡得时间短,睡不着,闭眼睁眼都是那块熟悉的天花板。
睡得时间长,睡太死,睁开眼困倦得打不起精神,还出了一身汗,格外不舒服。

因此后来,她每次躺在床上装作睡觉的时候都会放空自己的脑袋,想一想有趣的事情,例如隔壁那个阿姨怎么不吊嗓子了,那边那个窗户被人用窗帘挡住了,还是漂亮的暖粉色,以及……

我为什么是我,不是其他的谁呢?

透过窗户可以看到旁边楼层无数的方格子,那些方格子里每一格都有一户人家,如果我是其中里面的一个,我又会是谁,长什么样子,说什么话,做什么事,将来会是怎样的人呢?

舒裴越想越精神,无数次睡午觉的时光就这么搁浅在天马行空的幻想里,伴随着高兴也好忧愁也好,时间慢慢地从角落里一点点溜走。

(未完)

2018.2.14 小记

今天上午和初中的好朋友去影院看电影无问西东。
剧情很触动人,有很多细节,印象深的是沈光耀驾驶着飞机撞向那搜不断发射子弹的船的瞬间。
还有岭斓在那次泰戈尔演讲上,最后释然的轻轻一笑。
真实、直面死亡、从思索人生意义的羞耻感中脱离得到属于自己内心的平静和喜悦、人间世中发生的琐碎。
所有的这些,无论是战争年代还是当下,都不断地一遍又一遍从一代代的人身上发生。

满腹感慨不知如何说起,想来也就是定格在那间破落的教室,外面大雨倾盆,操场上班级在跑步,轰隆声和撞击房板声,老师授课声和内心焦躁不安声。

老师在黑板上写下,静坐听雨。

静坐听雨,雨声繁繁。

雪地听音,小提琴的音符在空旷冰冷中燃烧。

立德立信,无问西东。
大学之道,在明明德。

撇除导演、电影立意等所有用来衡量标准的条件,只谈触动。

那种敲击心脏和麻木眼睛的触动。

-
荒废了一下午时光,在晚上终于想起unnatural更新到第五集。
下载看完。
在网易云听歌随手找到unnatural的歌单,忽然发觉更新主题曲了,完整版的主题曲。

开心的转了好几个圈圈。
和朋友聊天还特地发了无数个哈哈哈哈和好激动。

直到现在依旧激动。

总而言之,今天过的好开心。
算上荒废玩耍的下午,也很开心。

过了明天就是春节了。
希望新的一年,一定要天天开心。

不管以后经历多少失望,也要记得之前所有喜悦的时光。
嗯。
说定了,哈哈。


倒影

[一]

有一天,神崩塌了。
很多次,神崩塌了。

郭歧知道,与其说神崩塌了这种意味不明的话,不如直接道是神像、神坛这种具有敬畏仰视的内在精神,随着时间,慢慢消逝在东风中了。

没有了内心依靠的力量,行动变得很奇怪。

一如郭歧在面对自己的表弟时的态度。

他不止一次的幻想着自己后代会是什么模样,最好白净水灵,沉稳聪慧,识趣大方,机灵惠敏。
最好能在智商方面展现出卓越的才能,最好能在一群的小孩之间高调而又低调,最好能在面临选择机遇时总能抓住那缕东风,用隐忍和坚毅来实现一步步的跨越,从而走向终点。

至于终点到底有什么,郭歧开始并不在意。

他希望自己孩子如同破开云层的闪电,让世人都能看到那奇特的光芒,他希望自己得不到的痴求的,他的孩子都能一一抓住,不耽误一次机会,不浪费一秒时间。
哪怕是恋爱,都要充斥着让人羡慕的甜蜜,即便恋人间的争吵,转瞬都化为笑语。
那些鸡毛蒜皮的事情,那些为利益而喋喋不休的徒劳,从不临到孩子的头上,愿一切所有的苦酸,都能使之成为攀爬的养料,直至顶峰。

用永久、长时间的布局,来巩固自己来之不易的成就。

每当自己迷茫困惑,几乎能站在二十岁的时间割点上眺望到自己庸碌一生尽头的时候,他就愈发沉迷于幻想,脑海里勾勒的画面,每个细节无疑都趋于真实。

郭歧考虑过作为自己后代,那个孩子本人的意愿。

但太微不足道了。
比起他迫切甚至咬牙切齿的愤怒,那尚未成熟稚嫩的躯壳怎么会知道人生的旅途充满了麻木,它用无数次的壁垒去告诉身处迷宫的人,告诉他们你们的选择就是没有选择。

那些拥有选择权的人,早早跳到墙外,落入沼泽地之中挣扎。那些囊括了一切既得利益的人,站在云层之上,除了深思熟虑布局外,时不时向下扔几朵玫瑰。

有幸运的人捡到,死于那芬芳之中。
没有捡到的人,低着头摸索出口在哪里。

日复一日,没有停息。

这些,所有的这些,那个尚未长大的孩子怎么可能知道呢,郭歧想,那个孩子只有如同自己再经历一遍,才能用骨子里的东西体会到,但那是没有意义,那是浪费时间的,因为他只会和自己得出一样的答案。

所以教育,潜移默化的教育。
郭歧会用最好的模式去培养,他知道按照几率他不一定会有聪明的孩子,但同样,他不一定会有愚笨的孩子。

最有可能的,他会有个普通的孩子。

不过没关系,普通也可以转为不普通。
普通,也可以用血和泪,用痛苦和隐忍,转变成更高层次的不普通。

他会学习如何成为一名家长。
一名父亲。
一名把自己孩子培养成为精致利己主义者的父亲。

为什么要抵制精致利己主义呢?
郭歧想,抵制来抵制去,谁又真的不是利己的人呢?

几百年几千年才出的几个圣人,那种博大开阔的胸怀的确使人向往,那积极蓬勃的思想的确让人澎湃,甚至那坚定不移的、真真正正用行动来使国人安居乐业的谋略,无不充满了让人跟随的诱惑。

可有什么用呢?
郭歧冷笑。
吃的、穿的、住的、行的。
我依旧是贫困之上,中产之下的人。

我的梦想,我心中坚守的,我所信仰的。
早就随着东风消逝在时间里。

郭歧知道自己短视、急于求成、功利、无法预见更远的未来,耽于幻想,虽为寻常人却有复杂而庞大的野心。

这种不甘的野心,无时不在吞噬着他。

新闻更新的每一位成功者,热搜里每一位年少成名者,无论是贩卖人设还是美貌亦或者荷尔蒙幻想者,那些收获了大批原始积累并且逐渐搭建上层建筑的人,越来越多。

而他,还往来在一座没有未来的城市。
沉默而愤怒地望着街道闪烁的霓虹灯,仿佛能从那些刺眼的光芒中,看到自己的倒影。

直到去表弟家。
那些寄托着期冀的梦,霎那间碎了满地。

小小的男孩,苍白而无力。
对大人间的试探,用沉默和腼腆去抵抗。
对话语间的较量,用眼睛和声音去模仿。

郭歧带着他玩自己手机时,表弟不小心低头撞到自己的眼镜。
“你不要碰我的眼镜。”郭歧说,他反感别人撞到他的眼镜,哪怕是不小心。原来替换的眼镜都是这样慢慢框架被弄的稍微变形。
表弟有些不好意思,但也辩解:“对不起,我没有看到。毕竟我头上没有长着眼睛。”
“但你心里要长着眼睛。”郭歧说,他带着一股成年人的意味,试图用鸡汤和大道理去掩盖事实和逻辑。

表弟愣了一下,很快笑起来。

郭歧很不高兴。

表弟微笑着说:“我心里长着眼睛呢,可是有六七双。不,还有很多。”

郭歧失语片刻,他想起母亲和自己说过的话。
也想起刚才在玩游戏时,表弟每回听到他说“卧槽”都不厌其烦地说:“不可以说脏话哦,不可以。”

母亲说:“小小年纪什么都知道,自己父母吵架吵得特别厉害也知道,我不止一次和他妈妈说别当着孩子面,有什么矛盾私下解决。结果他妈妈和我说,每次夫妻俩人争执都私下里,没有让孩子撞见过。”

然而表弟还是知道。
他什么都知道。
只是有时候说,有时候不说。

甚至有时候,只是沉默。
沉默地看着,然后一遍一遍地,再下一刻大人们高兴起来哄着他的时候又开心的手舞足蹈。
过后,疲倦地躺在床上,不必为察言观色耗尽心神。

如果不提表弟的心路历程,郭歧觉得自己后一代完全可以像表弟这样成长。
所有条件都符合,并且在人际交往方面,察觉观色随机应变对答如流,相当的机敏。

情绪变化是可以为今后的成就作为代价而丢弃掉的。
郭歧赞同这句话。

然而有时候,他忽然觉得不忍心。
只是几秒。
过后,他又如同自己想象般,刚强起来。